老款tahoe_米开朗基罗《大卫》

老款tahoe_米开朗基罗《大卫》

2017-06-24 01:23 作者:小编
满载的车上担负着读者的希望 本报记者体验邮递员的艰辛。

记者体验邮递员的艰辛 很难想象,在出行、沟通方式日新月异的信息爆炸时代,我们还需要这么一个特殊的群体。一辆电动自行车,一左一右两个装满报纸、信件和杂志的大褡裢,他们带着质朴的笑容,几十年如一日地在繁华的城市与偏远的乡村之间穿梭,那身绿色的工作服,舞出的是一道彩虹,架起的,则是一座令人倍感温馨的沟通桥梁。

他们就是乡邮员。

今年46岁的卫红光是太原市报刊收投局一名普通的乡邮员。4月15日,作为“跟班”,记者和卫红光深入太原东山地区几个偏僻村庄,往返58.9公里,历时五个半小时完成了一圈投递任务,将1043份报纸、16本杂志、11份特快专递、101封平信、168封挂号信和1个大包裹送到了村民和驻地单位职工手中……

小巧电动车 负重百十斤 4月15日7时40分,记者刚刚走进太原市报刊收投局解放路分局尖草坪投递组所在的小院,身着绿色工衣的卫红光便骑着电动车出现在了小院大门口。见到记者,卫红光立即送上一声爽朗的笑:“呵呵……没想到你也来这么早!”把记者让进工作间后,卫红光就忙活着打水、擦桌子、分邮件……看着卫红光娴熟的分拣动作,记者也想尝试一下,可惜又担心出错,耽误了行程,只好作罢。

10时35分,记者和卫红光每人骑一辆电动自行车出发了。为了不给记者增加负担,卫红光坚持将此行要投递的所有物品全部放到他的电动自行车上。记者只好给卫红光打起了下手,一起捆扎大包裹。一个褡裢“坐”在后座上,一左一右两个大口袋里装满了报纸、信件和杂志,褡裢上放上一个70厘米长、30厘米宽、50厘米高的大纸箱,踏板和前车筐里放满了特快专递,经过这么一“武装”,原本小巧的电动自行车俨然变成了一辆小货车,粗略估算,这些物品总重超过50公斤。

记者尝试着骑了一下,因为后方所载物品太多,加之踏板上也放置了物品,导致方向很难掌握,骑行起来摇摇晃晃,而卫红光自己却可以轻松掌控方向。他告诉记者,与往常相比,此次需要投递的物品并不算多,骑行难度并不大。一般情况下,每周一需要投递的物品最多,有的时候,必须往返两次才能完成投递。

代办业务多 全是分外事 从尖草坪投递组出来,沿恒山路一路向北来到新店街,此路坑洼不平,而且积攒了很多浮土,大货车一辆接一辆飞驰而过,卷起一团团尘土。在如此恶劣的环境中骑行了10分钟,记者和卫红光来到了本次投递的首站棒棒便利店,将一份《三晋都市报》递到了张老板手里。随后,卫红光快步跑进隔壁的新店邮政所,取出了一叠通信发票。原来,卫红光从1987年就开始参加乡邮工作,二十多年来,与他所服务的村民和驻地单位工作人员都结下了很深厚的感情,把钱款交给他,让他代缴电话费,大家都放心。

除此之外,卫红光还要为村民和驻地单位代购物品、代办邮寄业务。这里还有个小故事:杏花岭区中涧河乡长沟村村民王保本经营着一个小卖部,十几年来,一直都是卫红光帮他进货,罐头、烟、酒、小食品……样样都不落!如今,王保本的生活好了,但只要他有需求,卫红光还是一如既往地帮他带东西。采访当日,记者在太原市新店劳教所就碰到一位女士,询问卫红光是否随身携带了信封。原来,这位女士想要发一件快递。卫红光毫不犹豫地说:“你把地址写好,东西给我,再拿上22元,我帮你寄。”这位女士连声道谢。据了解,这样的事情,卫红光几乎每天都能碰到。要知道,作为一名乡邮员,代购物品、代缴电话费等都不是他的分内之事。

地址不详细 投递费周章 从太原市新店劳教所出来,卫红光所骑的那辆电动自行车就快没电了,幸好,他早有准备,在临近的电务器材厂存放了一辆电动自行车。换好电动车,记者和卫红光再次出发了。杜家村、谷旦村、卧虎山公路、南窊村……一路投递下来,还算顺畅,到了长沟煤矿,却遇到了难题。

一封挂号信,收件人地址写的是:长沟煤矿自建房1号。从事乡邮工作这么多年,长沟煤矿一直在卫红光的服务范围之内,但他从来没听说过“自建房1号”这个门牌号。还是卫红光有经验,带着记者来到了长沟煤矿宿舍区西侧一条商业街上,向便利店店主打听起来,得到的答复同样令人失望:店主也没有听说过这个门牌号。“附近有没有住着一位姓范的?”卫红光问。店主想了想,摇摇头,就在此时,在便利店门口打牌的几位居民搭上了话:“马路对面那个小巷子里有户姓范的。”在巷子里边走边问,终于打听到了这户姓范的人家的所在,一问,还真找对了,这封挂号信就是他的。原来,范师傅所住的房屋是自己盖的,又位于巷子最南端,他便想当然地给自己家起了个门牌号自建房1号。这个难题刚刚解决,一个只标注有“长沟煤矿2号楼”的特快专递又让记者犯了难。没有单元号,没有户号,怎么找?幸亏,上面留有收件人的电话,打过去,对方却称不在家,在和对方协商妥当之后,特快专递由临近的太原功能饮料厂门房代收。据卫红光介绍,长沟煤矿流动人口多,在投递过程中,经常遇到地址不详甚至是查无此人的情况,加大了投递难度。

推着“小货车” 爬坡数公里 此次投递,有了电动自行车作为脚力,在平坦路段行驶时确实省了不少力气,但在爬大坡时,沉重的电动自行车就成了累赘。由于往返投递路程长达58.9公里,普通电动自行车的续航能力远远达不到这个水平,为了节约用电,一遇到爬坡路段,无论坡大坡小,最好推着前行。遇到坑洼不平加之有坡度的路段,记者便和卫红光一起推着那辆“小货车”艰难前行。

从南窊村到长沟煤矿需要爬坡,从枣沟水厂到长沟村需要爬坡,从长沟村到西岭村需要爬坡,从西岭村到丈子头村,同样需要爬坡。其中,从长沟村到西岭村的爬坡里程最长,有三公里之多,中间鲜有平缓地带可供骑行。站在长沟村旧村所在的山沟里,卫红光指着高高的山顶上隐约可见的村庄告诉记者,那就是西岭村。当下,记者就好生郁闷:要走多长时间才能爬那么高?耐着性子推着车子,沿着盘山公路向上走,刚走了一半路程,记者就觉得车子格外地沉,再往上走,记者几乎是趴在车把上,用尽全身力气在推,尽管山风很强劲,但记者却累得满头大汗。还好,终于熬到山顶了。费这么大劲,爬这么长的坡,其实,只是为了送三份报纸。卫红光告诉记者,2011年9月,单位才配发了电动自行车,在此之前,他都是骑着自行车完成投递的。“现在,沾了村村通的光,有了柏油路,以前,没修路的时候,我都是把自行车放到长沟村,沿着山路爬上山。要是遇到下雨下雪天更遭罪,有的时候,必须扛着自行车往前走。”

危险时时有温情处处存 从西岭村到丈子头村,有个陡坡加急拐弯,走到这里的时候,卫红光特别叮嘱记者下车,推着车走。在此路段,卫红光亲眼目睹过好几次车祸。“在这荒郊野外,一定要注意安全,保护好自己。”的确,随卫红光一路走过漫漫乡邮路,可以深切地感受到他的小心谨慎。

在谷旦村投递报纸时,需要穿越几条小巷。每到一个小巷口,卫红光都要先探头往里面看一下,在确认没有狗出没的情况下,才快速通过。原来,从参加工作至今,他已经被狗咬过三次了,每次,他都得跑到防疫站,自己花钱打狂犬疫苗。“为什么不找狗主人索要医疗费呢?”记者问。卫红光说:“都是乡里乡亲的,大家处得关系都挺好,不好意思收人家的钱。”

从丈子头高速口到卧虎山公路要下一个长坡,卫红光骑得很慢。在这条路上,他曾差点出了意外。那年,他骑自行车经过该路段,前闸突然失灵了,为了控制车速,他猛地捏紧后闸,结果,用力过猛,后闸崩断了。整辆自行车就像射出枪膛的子弹一样,飞快地往坡下冲。情急之下,他冒险跳下了车,并伸手拉住了后座,弯腰屈腿,用力往后拽,以这种姿势往前奔跑了十几米,才将自行车拉住。经过这么一折腾,卫红光的腿和胳膊疼了半个多月。

当日下午4时许,记者和卫红光来到了投递最后一站太原市公安消防大队柏杨树中队,将一份《三晋都市报》和另外两份报纸送到了消防官兵手中。随后,记者和卫红光回到了尖草坪投递组,给组长交班……

后记 投递路上,除了潜在的种种危险,更多的则是一幕幕温情画面。无论是在村民家、厂矿办公室还是商户那里,卫红光都能收获一张张笑脸和问候,时间允许的话,还能喝上一杯茶水。在乡间小路上碰到的每一个人,似乎都与卫红光十分相熟,双方热情地互相打招呼。卫红光说,这是一笔宝贵的财富。

据了解,卫红光从事乡邮员20多年来,累计行程36万多公里,而在太原市报刊收投局,像卫红光一样的乡邮员还有44名。

向他们致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