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价格”隐情:FMG可获中国金融机构融资,

“中国价格”隐情:FMG可获中国金融机构融资,

2017-06-27 01:30 作者:小编

铁矿石首现“中国价格”

中钢协绕过传统矿山三巨头,转而与澳洲第三大矿企FMG达成粉矿降价35.02%的半年协议

每经记者 周晓芳 发自北京

分析师认为,尽管此次协议只有2000万吨,但中方找到了谈判的突破口,形成了具有非凡意义的“中国价格”及“中国式谈判”,在为FMG解决了资金流的同时,为自己增加了话语权。

“今天的发布会正式公布全国人民关心的铁矿石谈判情况。”在昨日上午8时由中国钢铁工业协会(以下简称中钢协)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中钢协党委书记兼副会长刘振江抛出了引起在场记者集体沸腾的一句话来。

让人意外的是,这一谈判结果是中钢协绕过传统三大矿企,转而与澳洲第三大矿企FMG达成的协议,且降幅为粉矿在去年长协价的基础上下降35.02%,块矿下降50.42%,均低于“首发价”。

另外,据FMG发布的消息,中国钢铁企业在2009年7月1日~12月31日之间将从FMG采购大约2000万湿吨铁矿石。作为上述协议的一个后决条件,中国金融机构将以FMG可以接受的条件在2009年9月30日之前完成对其进行融资。FMG估计该融资总额在55亿美元~60亿美元之间。

分析师认为,尽管此次协议只有2000万吨,但中方找到了谈判的突破口,形成了具有非凡意义的“中国价格”及“中国式谈判”,在为FMG解决了资金流的同时,为自己增加了话语权。

铁矿石谈判·意外

绕开三大矿企与FMG签约

尽管中钢协不同寻常地在昨日召开新闻发布会本身,就让敏感的市场在此之前嗅出了不一样的味道,但很少有人能料到昨日要发布的正是今年铁矿石价格谈判的结果,且谈判对象是三大矿山之外的FMG。中钢协秘书长单尚华解开了大家的疑惑,此次与中钢协达成协议的并非力拓、必和必拓和淡水河谷,而是在澳大利亚排名第三的FMG。

FMG是澳大利亚第三大铁矿石生产商。FMG与中国的华菱钢铁集团在今年达成协议,华菱占有FMG17.4%的股份,是FMG集团第二大股东。

单尚华表示,以宝钢为代表的中国钢铁企业与澳大利亚FMG公司经过充分交流和认真商讨,FMG公司承诺销售给中国钢铁企业的铁矿石实行一个价格,即粉矿干基离岸价每吨度94美分,块矿干基离岸价每吨度100美分。这一价格水平相当于粉矿在去年长协价的基础上下降35.02%,块矿下降50.42%——与日本新日铁和力拓5月末达成的“首发价”相比,中国与FMG达成的粉矿价格每吨度低3美分,块矿价格每吨度低7美分。

“这是一个合作的信号。”在接受 《每日经济新闻》采访时,发改委宏观经济研究院对外经济研究所所长张燕生表示,FMG的降幅是铁矿石供应商和需求商之间合作态度的表现,对于未来的铁矿石谈判,也会有积极的影响。

铁矿石谈判·隐情

FMG可获中国金融机构融资

尽管FMG承诺的价格低于此前铁矿石谈判的“首发价”,但记者昨日从FMG了解到,作为上述协议的一个后决条件,中国金融机构将以FMG可以接受的条件在2009年9月30日之前完成对其融资。FMG估计该融资总额在55亿美元~60亿美元之间。中钢协亦在上述协议中保证,如果2010年的年度价格谈判需要进行,则优先与FMG进行谈判。

据了解,作为2003年成立的澳大利亚铁矿石企业,FMG虽然在澳大利亚皮尔巴拉地区拥有最大探矿领地,但相当长一段时间以来都还处于开发及基础设施项目建设中,直到2008年5月中旬才向中国发送第一船铁矿石。

兰格钢铁分析师张琳指出,作为新兴的矿石企业,FMG需要大量的资金进行发展。今年年初,湖南华菱钢铁集团就以约13亿澳元的代价成为其第二大股东。5月,FMG方面表示计划将其产量提高一倍,而预计所需资金在30亿美元至40亿美元之间,但由于出现严重的资金短缺现象,其已经于4月份暂停了矿区扩大计划。

近期,还有外电报道称,一直对FMG倍感兴趣的中国投资有限责任公司(中投)正在与其就10亿美元以上的可转债交易展开深入谈判。

昨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FMG首席执行官Andrew表示,公司目前没有股权融资的计划,但“我们与中国金融机构的融资商谈已经进行了大约12月左右。”他进一步表示,这是一个长期的、基础设施的项目融资。FMG执行董事史贵祥也称,融资事宜仍在商谈之中;不过,FMG一直受到中国金融机构的支持。

Andrew还表示,FMG不仅要成为中国的主要铁矿石供应商,更要成为中国可以信赖和依靠的供应商。

中国冶金规划院院长李新创分析认为,从目前的情况来看,中国金融机构对FMG进行的融资或为贷款;从公布的金额 “55亿美元~60亿美元”推测,该融资额应能撬动1亿吨左右的产能,这样,FMG的产能将与三大矿企接近,并与三大矿企形成竞争。

据张琳认为,一旦FMG达到了过亿产能的话,则相当于能满足进口铁矿石约20%的比例,那么以后的铁矿石谈判将不仅只是对阵三大矿山,而是改为与四大矿山的谈判。